账号:
密码:
61小说网 > 男生小说 > 医妃独宠俏夫君 > 第300章 定要护她周全

第300章 定要护她周全

  听到大家一直喊着春宵一刻值千金,定要让两人赶快进入洞房时,安雪棠脸颊瞬间面红耳赤。

  这大白天的,让她们入洞房?这未免太尴尬了吧?!

  害羞之际,安雪棠余光偷偷瞄了眼墨云景,还以为她所了解的墨云景定是会很淡定的,可他微微发红的耳朵到底还是出卖了他。

  安雪棠抿嘴,差点没憋住笑,知道害羞的人不只是她一个,心情瞬间就好了不少。

  不过战神到底是战神,只听他面无表情的让大家入席。

  安雪棠这才知道,原来今日他们还准备了吃席这个过程。

  大家入座后,墨云景便带着安雪棠给将士们敬酒,今日这宴席上,不分尊卑贵贱,尽情畅饮。

  一时间,宴席上进行得十分热闹,觥筹交错,你来我往,笑闹不绝。

  这时候,安雪棠目光扫了几圈,依旧没见到花朵儿,她招呼来墨君奕小声问道,“子陵,你朵儿姐姐呢?”

  墨君奕听到她这么一问,便把花朵儿这两日来的异常说了说。

  安雪棠听完后眸光暗了暗,随即看向墨云景,“阿景,我想端些饭菜去找朵儿一起用。”

  墨云景摸了摸她的头,“好,不过你昂方才吃的那么饱,要实在吃不下就少吃点。”

  安雪棠勾唇笑了笑,有些娇慎的看着他开口道:

  “难得你还知道我吃的太饱,当时你问我时我只说我们那的人,出嫁前一般都吃那些东西,但我也没说一定要吃那些东西啊!而且你一下就让兄长和子陵他们准备了三种食物,长寿面,饺子,汤圆我都吃光了,这怎么能不撑着?”

  墨云景笑了笑,“是我的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战神认错态度太过诚恳,她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

  只见她别过脸清了清嗓子,“左右都不会有第二次了,今日我就勉强原谅你了吧。”

  “多谢糖糖,为夫晚上定会好好奖励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安雪棠脸色更红了,是她自己脑子里装了不正经的东西吗?

  怎的听他这么一说后,她就想……歪了呢!

  她赶紧甩了甩头,“我……我先去了。”

  说完她赶紧让宁儿跟着她离开。

  凤鸣眉头皱了皱,安雪棠刚转身离开,他便走过来,对墨云景道,“阿棠要去哪?你应该送她回营帐中待着,哪有新娘子成婚之日到处乱跑的道理?”

  墨云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“你觉得我家糖糖是一般女子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的确不是。

  凤鸣不满的扫了他一眼,对于他那句‘我家糖糖’怎么就那么不爽呢!

  明明阿棠是他家的,如今却真的成了墨云景家的。

  墨君奕余光看到凤鸣的表情变化,他眨了眨眼,凑到他耳边,“舅父,你是不是对我五叔不满?”

  凤鸣眯着眼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“不如……我们两个联手,将他喝趴下?我还从未见过我五叔醉酒的状态,我想看他出糗。”

  “!”

  凤鸣好笑的看着他,“小子,你很有勇气,不过……你可知道你若是今日把你五叔喝趴了,你会被谁记恨不?”

  “谁?你放心,我五叔不会恨我的,充其量明日待他醒过来后会打我一顿罢了。”

  墨君奕一点也不害怕,今日这机会多难得?大家不分高低贵贱的喝着酒,这时候大家一人敬一杯,他就不信他家五叔不喝。

  他也不信待他五叔喝了这么多杯后也不会醉。

  凤鸣给了他一个‘你还年轻’的表情,悠悠来了一句,“记恨你的人,是你娘!”

  今日把墨云景喝趴下?扰乱了他家阿棠的洞房花烛……那下场……渍渍……是非常非常惨的。

  别问他怎么知道,因为曾经……他也端着兄长的架子罐了某人酒,把他罐到不省人事,然后……他那天晚上差点没被自己的亲妹子谋杀!

  看着凤鸣陷入某种回忆的模样,墨君奕眯了眯眼,他别有深意的眼神盯着这凤鸣,他总感觉这凤鸣好像认识了他娘很久的样子,可明明他娘不认识他的啊?

  之前在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他娘为何突然接受了凤鸣是她兄长之事?!

  还有他五叔,明明五叔那么喜欢他娘,且五叔这人连他一个小孩子的醋都吃,他又为何同意让这个凤鸣留在他娘身边?

  思来想去,这问题还是出在这凤鸣身上。

  墨君奕不再纠结到底要不要去灌醉墨云景的事情,这会儿他靠近凤鸣,悄悄道,“舅父,你到底是谁?为何要充当我娘的兄长?”

  他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凤鸣收回思绪,只见凤鸣勾唇笑了笑,“想知道?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“给我倒酒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为了满足好奇心,墨君奕这会儿知道也不在意自己后退似的伺候他。

  凤鸣看着墨君奕狗腿的模样,再联想到墨君奕的身份,他笑了笑,“能让你给倒酒,这件事日后流传出去,我定是能名流千古了。”

  “嗯?”墨君奕推了一杯酒到他跟前,对于他的话听的迷迷糊糊,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凤鸣嘴角抿着笑,不紧不慢的端起跟前的酒杯抿了一口。

  在他出声前,墨云景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他要说什么,也在他这桌坐了下来。

  桌上就只有凤鸣,墨君奕和墨云景。

  其余人都在喝酒,而云一几人却代表墨云景去给将士们挨桌敬酒去了。

  墨君奕见墨云景也坐下来,他默默的给他倒了杯酒。

  不过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凤鸣,等着他的解释。

  对于凤鸣和他娘的关系,他实在是好奇,尤其当凤鸣把寻棠谷的谷主之位传给他娘时,他对他的好奇更是浓重。

  凤鸣余光看了眼一本正经的墨云景,笑道,“我以为你并不想知道。”

  墨云景端起酒杯主动和他碰了碰,一口闷下去后,悠悠来了一句,“只要事关糖糖,我便没有不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  凤鸣露出满意的笑,“算你还有点良心,这一世,你定要护她周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一世?!

  墨君奕眨了眨眼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!

  凤鸣又继续来了一句,“你们可相信一个人有前世今生?”

  s..book320651871985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医妃独宠俏夫君');;